第六十章 梵地子——司毒郎!(毒都,冥)

小说:悬门令 作者:沙漠大番茄 更新时间:2019-11-29 21:42:35 源网站:飘柔文学
    顷刻间,空气中电光频闪,兵器与兵器的碰撞之声不绝于耳!硝烟中红色火光乍现,火花散落开来,四下焦灼味道浓郁刺鼻!

  左敦乌一记接着一记,罗盘失阵之后,又用上了碎裂气、瓦毒霾散等!这等出招的频率,足以说明他是抱着决以死战的目的而来的。黑门萨在回记挡敌之时,心中不禁在想,这厮又是发了什么疯,怎么到了这第二冥界频频出了死招!

  黑门萨突然拾起地上的一根枯枝,吹了一口黑气!这气,名为迷愣吁,类似于战争中的烟雾弹。只见这一口黑气下去,这枝条左右一晃,变身不计其数的木屑飞散在空中,其细小程度,不亚于尘土,密度骤升!

  左敦乌方顿觉眼前迷茫乌黑一片!黑门萨趁此时脚踩黑云,顺着空间的感应频波,飞速离去!

  左敦乌气得双眼通红!怒发冲冠!

  霎时,一潇洒公子又变成煞人的颜面!

  忽然,左敦乌一轮台千叉脚扫地,地面扬起层层狂沙!他顺着黑门萨的方向紧追过去,而他此次来的目的,便是要引这第二冥界,去那逍遥王府前,一睹梵地子与逍遥王的大战!

  果然不出其所料,自己一翻动静,果然惊动了五阴卜阳王和那正在府中的五爷段安!

  这边,逍遥王怒目红了眼,正在指挥着将门府口的尚冥狮来抵御正前方频频进攻的黑甲鬼差!

  律户度一个猛转头,忽然看到了前来观战的五爷,遂没有好气儿的说:“黑索骨左棠冥王,你莫过于太嚣张,幽冥界还尚无打在府堂正中的先例!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你要知道,三界中,任何一界,鬼神皆行尊卑之礼,你对我如此不敬,我律户度今天就是灭你左棠全门,怕是冥王也会应允!”

  这头的五爷段安一头雾水:“逍遥王,你睁大你的眼睛好生一看究竟!这在战的数千鬼差,哪个是我段安的人?如此多年交手,你应深知我作战习性。我段安及众部将均是粗烈之人,虽在等级来言,精将确为黑甲之级,但作战之时,为附和我方性格,从来都是赤膊而上。你看这黑甲,岂有我段安之府的样貌?况且,是你侄儿左敦乌不明所以地来到五阴卜阳王的地龙台一顿蛮横无理!我不知何事,才到了此!”

  逍遥王一惊,那脸上的表情很到位地诠释了“来者何人”的莫名其妙!

  “逍遥王,你还是想想,你的仇人还有谁吧!”

  “仇人?幽冥界本不讲究情分,况且常年打打杀杀,要说仇人宿敌,那可真是不计其数。但,冥界能有胆量杀到我逍遥王府前的,除了冥王左右的灵人能士,恐怕也无他人。话说回来,冥王的左右战神若得令杀我,怕是也不用这般动武!”

  “哈哈,逍遥王,是不是宿敌太多,自己都对不上号了?”

  五爷段安若有所思地看着逍遥王在那踌躇,忽然觉得身后阴风阵阵,回头就看到,左敦乌急匆匆而至,紧随其后的,还有黑门萨!

  五阴卜阳王转身正面面向黑门萨。待黑门萨靠近,卜阳王忙伸手叫停!

  待其刚要说什么,就在这时,正在和尚冥狮交战的黑甲鬼差像得到了什么命令,猛然全部退阵。斜上方的云上,忽现毒旗嗷牙蟒数条!虎视眈眈地盯着逍遥王府口的尚冥狮!

  段安一惊!梵地子?!

  什么情况?!

  对于梵地子的出现,确是让段安惊了几惊!先不说,这毒都是冥界一个特殊的分支,除了冥王,一般人都不可与其有较大的交集!虽和木离见过多面,但自己也从未听其与这逍遥王有何恩怨。

  这个关头梵地子横杀出来,是几个意思?

  是梵地子自己所为还是木离所派?

  就在这时,毒旗熬牙蟒“嘶~嘶”地吐着猩红的蛇信,毒牙露出上颚,黑体黄花,体长,且粗大无比!论功力和等级,这熬牙蟒并非什么奇珍异兽,但盛在一个毒字!

  在幽冥界这等死亡为常事之地,明暗之死确有不同,因为暗死不得入六道!

  妄你是神仙还是饿鬼,你被不明所以的毒死,想入鬼道,都不可能。

  因为此,幽冥界,闻毒俱怕!

  熬牙蟒数条缠在一起,纠结缠绕的躯体在云端蠕动,粗大的体鳞在光下泛着银黑色光芒,好不耀眼!突然!熬牙蟒抱成一团,直奔逍遥王兵将!只见,数兵将拼力抵抗,看似简单的抵御变成全力自保而唯恐被蟒蛇咬伤的抗敌之争!

  熬牙蟒红红的双眼直盯着敌人的脖颈,就像那小说中的吸血鬼一般,一口下去,一招制敌!

  忽然,敌战队伍之中传来一声惨叫!

  众人齐目望去,只见其中一只蟒死死咬住一将士的脖颈,那熬牙刺入皮肤的孔里,涓涓流出靛蓝色血液!熬牙蟒像做了一件特别骄傲的事情,沾沾自喜的样子,不停扭动着头,并发出幽幽笑声!

  很快,逍遥王的大将接二连三倒下,余下的几个,停留在原地也是不敢主动进攻!

  熬牙蟒一个急转身,斜煞直冲云脉。渐渐,在突现的蓝绿色团云中间,现出一位男子!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木离之长子——梵地子司毒郎!

  只见这梵地子,锦袍一袭明蓝色,这色映衬着冥界森魅之光,尽显诡异叵测。头上一发髻,绑带为红色鹰肠结系所做,红艳的色彩覆在白黑相间的头发上,脱跳得出奇!

  袍子金线加边,双臂团绣黑牦鼠头图,前胸为五毒贯心,后背为七凶卜煞,肤白,耳尖。乍一看,与常人无别,但实际上,这个梵地子年岁已不低,但貌却如仙界初入班门之士,这和他研毒服毒有关!

  一双杏黄色玉坠镶嵌的绸缦靴尽显其贵气!

  这个梵地子的人面并不丑,但总有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当然,如此多年,无人见过其不饮毒液的原貌!

  云端之上。梵地子的侍仆突变出一把雕花白熊皮绒大躺椅,只见这梵地子随势躺了下来。众人在云下,直望这天云上嚣张跋扈的家伙。

  逍遥王毕竟是个急性子,见到梵地子的出现,直直地问到:“梵公子,我与你无怨无愁,你这不打招呼的前来攻我府邸,是不是非君子所为?”

  “逍遥王~你见过哪位要打你,还要预先告知你一声,发个请帖,然后来场杀戮游戏?”

  说话的正是梵地子,慢悠悠的语速,拖着长调的尾音,满满的轻蔑和嚣张!

  “说,此番作为,究竟为何?”逍遥王望向天上,狠狠地问到。

  “没什么,试试火力而已!”

  “司毒郎,你莫要如此猖狂!尽管你父亲是毒都之父,你母上是三岩洞的归仙圣宗玉蜥女,但这绝不可以成为你无故霸战幽冥界堂堂骁勇战将统领十三军首之一的理由!不知你这般傲慢无礼,你父上大人是否知情?哼!”

  “哈哈~我毒都的家事问题,逍遥王还是莫要操心的好。啧啧,瞧瞧儿,您这皮肤,该保养了吧?您是不是精血不饮,良毒不入呀?我瞧您这般沧桑模样,心里真是心疼的很呢,不如,郎儿我送您点永葆青春的东西。说来也巧,我刚刚研制的乌蚩和冬虫的精魂,六十四岁才酿出来的毒汁,颜色纯净,稠油无比。哦,对了,我给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逍遥魄。如何?哈哈哈哈”

  “你自己慢慢享用即可。我倒要看看,你父王不管你,冥王也要放任你这般!”逍遥王气急败坏得说到。这般对话,让站在其身后的左敦乌都不知晓,这是预先设计好的征战,还是此时的梵地子尚且不知,也仅仅是引来的而已?

  “王爷向来是位明人,告发这种小人所为,怎能是您的作风所见?”梵地子傲娇的样子,让五爷段安在远方皱起了眉毛。他小声冲着身旁的卜阳王说到:“这个梵地子,只怕还是为了拿白玉山之事。”

  卜阳王凑近五爷:“即便如此,这杀到府门前,太嚣张了。”

  “呵,不嚣张,还是他梵地子了吗?”五爷段安轻蔑地一笑。

  “我奈你无何,自要想办法。难不成,要让你这个毛头祸了我逍遥府不成?”逍遥王律户度那宽大的肩膀在云下只显得无比厚重。

  “逍遥王言重了。其实,我这发力的两轮法,就是挠挠痒而已。我无意叨扰您府内,当然,您若能给了我想要的东西,那~呵呵,我岂有无理取闹的道理?”

  “东西?是何东西?”

  “白玉山!”

  逍遥王没有回答。

  梵地子以为其尚未听清楚,便重复了一遍。

  “怎么,这白玉山,逍遥王不会不知吧!还是,您被那五爷,给打得晕了圈?难道,这山,现在是五爷的?难不成,逍遥王你败了阵,这山,那我就得冲着五爷要喽!”梵地子嬉皮笑脸地说到。

  说话间,便把头看向段安。

  段安右手执雷火斧,激动地举起来,并大声回道:“休得胡说八道!就那破山,我段安从来就没有半分欲夺之意,一切只因性情义气而已!梵地子此番言论,岂不是把我安了个争山之名?”

  “哈哈,争不争的,这山,最后也到不了你们手。脱不脱干系,其实没那么重要。五爷,您又何必如此激动呢?对身体不好的。我听我父王说,那片冥域,乃天地形成初期,阴阳顿悟,日月灵气所至。在那里秉心修行,炼丹潜静,能得常人不可得之天命,时空骤停,星辰为舞,乾坤归一。呵呵,倘若,您二位未有争山之妄念,但这私欲,脱责不了的吧?!”

  “司毒郎!你好生的大胆!我看你真是阴毒受得多了,已经走火入魔,心智丧泯!”说话的是五爷段安!他对这轻狂之辈本就不看好,现在,又是当着自己的面儿奚落自己曾要争山?他段安,还真没有那想法!白玉山本就在他律户度府旁,距离自己尚远,怎么可能就无故安自己的头上?真是可恶至极!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7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悬门令,悬门令最新章节,悬门令 飘柔文学
悬门令全文在线阅读,第六十章 梵地子——司毒郎!(毒都,冥),79小说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79xs.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未ICP备:京ICP备213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