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宇文月

小说:重生之花香一世 作者:余不染 更新时间:2020-05-23 14:06:59 源网站:飘柔文学
    蛮夷的王子是九号夜里到达长安城的,与韩珈带队的伤员一起。韩珈在战场上也受了伤,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已经不能在那里了,正巧蛮夷来信要来大朝建交,李圣下了令让他带队回来,找另一个金甲过去代替他。

  等全部人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韩珈率领着一支毫无战斗力的军队领着蛮夷的王子一起回了长安城。

  到达地方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李圣就没给他设接风宴,与沈玉书的庆功宴摆在了一起。

  毕竟人家大老远的过来先晒人家三天不好。

  这次宴会比较盛大,不仅仅是沈玉书他们的庆功宴,还是蛮夷王子的接风宴。嗯,败北的国家跟着胜利的一国参加打败他们的庆功宴,还略微有那么些讽刺。

  但是蛮夷丝毫没有一点羞愧,他们的样子就好像是和大朝一直交好一般,就好像那个一直找大朝麻烦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他们也很诚恳,带了很多很多的贡品,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东西。十号早上玉姑姑来将太后与皇后跳出来的东西给她们送过来,阮文杰上朝直接没有回来,被李圣留在了那里,玉姑姑顺便接她们一起回城里。

  阮欢欢和唐婉与玉姑姑一同坐马车去皇城,路上,玉姑姑与唐婉聊天道“这蛮夷人也是热情,带来了那么多的东西,以前不与我们交好总爱找我们的事,眼下看实在打不过我们连着王子和公主一起来了。”

  “公主也来了?”唐婉疑惑。

  玉姑姑点点头,“是啊,原本他们只说是王子来,也没提公主要来,昨天夜里到了去接的人才发现连带着公主也来了。”

  唐婉从不参与这些事情,来就来与她也没关系,最多是领着她见一见什么的,“可能是第一次与我们交好想要表达些诚意吧。”唐婉回。

  两个人一路上聊东聊西,阮欢欢却是没有心情听了。

  她们不懂阮欢欢可是懂得。

  建交再怎么样也不至于直接连带着公主一起来,还不提前通报一声,这明显是想与大朝和亲,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人带来了,你们看着办吧。

  阮欢欢一时间有些头疼。

  身为蛮夷公主与大朝和亲,怎么也得是一个王爷,还得是有正妃位置的。

  哪个王爷?

  还是他们本来就是奔着李熙伦来的?

  阮欢欢有点不敢去细想,前世也没这么个桥段啊,她现在觉得自己回忆前世的事情有些吃力,但是她还是能记得住前世好不容易打败蛮夷之后蛮夷就没动静了。

  可能是前世太弱?

  算了算了,宴会上就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了,阮欢欢在心里想。

  好想柳青啊,她在心里又想。

  不多时到了皇城,因为离宴会开始还有一些距离,唐婉她们先跟着玉姑姑回唐温那里。

  阮欢欢不知道为什么从家里出来状态有些不好,她叫唐婉,“母亲。”

  唐婉扭头轻声问“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胸口有些闷,你与玉姑姑去姨母那里吧,我去御花园转一下。”

  “要不要请御医看一下?”自从阮欢欢那次昏迷以来唐婉对她的身体特别敏感。

  阮欢欢摇摇头,“不用了,只是有些闷,有紫翡她们陪着我呢,等一会儿宴会开始了你让红姨去御花园找我。”

  唐婉再三确认阮欢欢真的没事之后点了点头。

  已经是深秋了,御花园大多植物都早已凋零,只有秋菊和少有的花朵还开着。

  也不知是听闻玉姑姑说蛮夷公主也来了之后有些担心还是怎么的,阮欢欢只觉得自己今天不是那么想去参加这个宴会了。

  但是她身份特殊又没有办法,她也不想装病引得唐婉她们担心。

  她叹口气,要是柳青在就好了。

  阮欢欢在御花园随便逛了一会儿便去了荷花池前,非常奇怪的,在盛夏盛开的荷花这个时候居然还有零星几朵盛开着。

  但是她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己院子里一院子的花都还开着呢。

  阮欢欢背对着池子坐在了小亭子里,略有些萧瑟的荷花池开着几朵荷花显得美感十足,但是她并没有打算欣赏。

  她也不知道花谷离长安城近不近,是不是出来一趟不容易,原本柳青在澜沧还每天跟她写信让青鸟送,现在连个消息都没有。

  正在心里郁闷着,阮欢欢忽然听到一声惊呼。

  她扭头,一眼就看到了荷花池旁站着一个少女拿着一根棍子试图去捞开在荷花池正中央的荷花。

  也许是太远了够不着,险些掉进水里才发出了叫声。

  阮欢欢远远的看着她穿的不像是宫女或哪一家的姑娘,毕竟是郡主有些事情还是得关照一下,她站起来开口问“是哪家的姑娘?”

  那女孩听到声音拿着棍子停了下来,不过并没有回答阮欢欢的话。

  阮欢欢疑惑,下了亭子走了过去。

  离的越来越近她慢慢发现面前这女孩是一个生面孔,因为自己的身份,长安城里的女孩虽然不是都记得住,但是都脸熟有印象,眼前这女孩却是实实在在的从来没有见过。

  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裙衫,头上辫了一个小辫子拢起前面的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剩余的头发披在肩上,没有很多的头饰只有几根浅色的珠钗。

  女孩儿眼睛很大看着水灵灵的,体格很顺与阮欢欢差不多高,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走到跟前,女孩儿的眼睛更亮了,只是眼里透着一些胆怯。

  阮欢欢觉得自己刚刚突然开口可能吓到她了,她指了指荷花池中央开着的荷花问女孩儿“你是想要这花吗?”

  女孩微微点了点头。

  阮欢欢对她笑笑,然后扭头问紫翡“可以摘出来吗?”

  紫翡没答话,踩着水上残败的荷叶飞快的将荷花摘了下来递给了阮欢欢。

  不得不说真的很奇怪,都已经这个天气了这几朵荷花还是开的那么好。

  阮欢欢将荷花递给那女孩儿,“送给你。”

  女孩儿咬了咬嘴唇,将手中的棍子扔在了一旁,然后接过了阮欢欢手里的荷花。

  她好像是得到了一个什么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然后弯着嘴角看着阮欢欢道“谢谢你,你很漂亮。”

  阮欢欢笑笑,“你也很漂亮。”

  “对了,你是哪家的姑娘,身边怎么连侍女都没有?”阮欢欢问。

  女孩儿眼神有些闪躲,可能是不善于撒谎,她最后低下头没有回答阮欢欢这个问题。

  阮欢欢也不再逼问,笑道“以后可千万不要在做这些危险的动作了,这园子里一般很少人会来,要是你刚刚真的掉进去可就坏了。”

  “我就是看这花太漂亮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花。”和阮欢欢说了几句话之后女孩儿有些放得开了。

  阮欢欢皱眉,没有见过?这不是很普通的花吗?

  见阮欢欢疑惑,女孩儿连忙解释,“我是比较偏的地方来的,那里比较干旱没有这种花,不过我在书上见过的,这是叫荷花吧?”

  女孩儿的发饰与常见的略有些不同,大朝境内有些偏远的地区也确实不满足荷花的生长条件,阮欢欢没有多想,对她点了点头。

  她笑问“但是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啊?”

  女孩儿哦了一声道“我是跟着哥哥来参加大将军的庆功宴的,哥哥不知道忙些什么去了,我太无聊就甩开了侍女跑了出来。”

  “你呢?你也是来参加大将军的庆功宴吗?”

  阮欢欢点点头,“对吖,我跟你一样也是觉得有些闷才出来的。”

  女孩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阮欢欢笑笑,“那你可以一会儿带我去吗?”她左右看了看院子,“我第一次来这里,不记得路了。”

  阮欢欢觉得这女孩儿甚是可爱,她笑道“不急,还有好一会儿呢,一会儿宴会开始了会有人来叫我的。”

  她扭头看了看略有些萧寂的御花园,“如果你不急的话我可以领着你逛一下这园子,虽然秋天了但是能看的也不少。”

  女孩儿笑着跳了一下到阮欢欢跟前,她轻轻抓着阮欢欢的胳膊,“你真好。”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阮欢欢觉得这女孩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领着女孩逛了御花园里如今还值得看的地方,不多时下来她自己心里原本的烦闷感居然也消了大半。

  两个人逛了好大一会儿,那么大个园子那女孩儿竟蹦蹦跳跳的拉着阮欢欢给看完了。

  阮欢欢已经很久没走过那么多的路了,实在累的不行她拉着女孩儿又回到了荷花池前亭子里坐着。

  眼下御花园没当差的宫女,阮欢欢有些口渴却也没水来喝,她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见柳青的时候喝的茶。

  女孩儿好像天生活力充沛,眼下她也不累,仍然趴在围栏上好奇的看着荷花池,手中还拿着紫翡摘下的那朵荷花。

  那女孩儿看了一会儿回头,刚好与阮欢欢眼神对上,阮欢欢笑了一下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女孩眉眼弯弯道“叫我月儿就好啦。”她翻转身子往阮欢欢身边挪了一下,“姐姐叫什么啊?”

  正当阮欢欢准备回答,被一声呼唤打断。

  “小姐。”

  是红姨来叫她了。

  阮欢欢站起身,“红姨。”

  “宴会马上开始了,夫人问你身子还有没有不适需不需要请御医?”

  “不必了,刚刚转了一下已经好多了。”

  红姨点点头,看向月儿,“这位是?”

  月儿站起来跑到阮欢欢身边笑道“我是跟着哥哥来参加庆功宴的,刚刚在这里迷了路。”

  阮欢欢点了点头,“她身边没有侍女,第一次来这里不认得路,我便让她跟着我了。”

  红姨没再多问,“那我们走吧要见你呢。”

  阮欢欢扭头对月儿示意,“我们走吧。”

  月儿挽上阮欢欢的胳膊,不似原先的蹦蹦跳跳,一路上安稳了许多。

  她不时看看自己旁边的阮欢欢,心里暗自端倪,太后要见的人?

  御花园与太和宫离的有些距离,红姨刚刚没说的是太后听闻阮欢欢身子不适还专门给她请了轿辇来。

  阮欢欢看着面前的轿辇无奈摇头。

  红姨笑道“路途有些远,太后也是担心小姐的身子。”

  独一个的宝贝孙女,给谁谁都得这么疼着。

  偏偏阮欢欢到现在还是有些不适应。

  叹了口气,阮欢欢还是坐了上去。

  这轿子不大,但是也能坐上两个人,能来参加国宴的都不是寻常家里的姑娘,虽然不知道月儿的哥哥是谁,但是她也不能自己坐着轿子让月儿徒步。

  她向月儿伸出手笑道“来。”

  月儿怔怔的把手递给她,然后走了上去跟阮欢欢并排做到了一起。

  等轿子走出去好远,她才扭头对阮欢欢说“你真好。”

  阮欢欢不明所以,看看她坐着拘泥的样子才反应过来,她大概是没有坐过这种轿辇,阮欢欢轻笑拍了拍月儿的手。

  过了一会儿,轿辇到了太和宫宫门口,阮欢欢身份不一样需要先去后殿等着,她转头对月儿说“你的哥哥在哪里?我要去后殿,先把你送过去。”

  月儿连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你先去吧,我知道哥哥在哪里。”

  阮欢欢有些怀疑的看着她。

  月儿笑笑,“不骗你,好姐姐,一会儿见。”说着,她推着阮欢欢的后背往宫里走,等确认阮欢欢进去了,她才一溜烟的跑不见了。

  国宴的规矩多,地位低一等的先候着等地位高的上座,其实阮欢欢觉得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她又不能坏了规矩。

  等到了后殿,太后她们一直在等着她。

  许久没有来皇城和太后一起下棋,看着太后对她亲切的样子阮欢欢有些愧疚。又想起了那个说走就走没有一丝消息的青青,哼。

  阮欢欢站到太后她们面前接受她们对她进行的问候洗礼,她真的很想大喊一声她真的只是有些闷罢了。

  但是她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一个一个的回答了她们问的问题。

  时候差不多了,后殿里阮欢欢辈分最小,苏盛强来喊她就逃难似的走了出去。

  其实以这样的入座方式不容易照成混乱,虽然浪费了点时间。

  今日的座位发生了一些改变,因为还有蛮夷来的人,大朝的重要使臣都坐在了左边,把右边的次尊位给王子和公主留了出来。

  毕竟来者是客。

  右尊位坐着张安和他的小娇妻,呸,大将军沈玉书,还有紫翡。

  打了胜仗的将军当然是这场宴会最尊贵的人。

  眼下这席上王子和公主还没到,不过下一个就是了。

  阮欢欢低头打量着今天的餐食,听闻苏盛强吆喝她抬起头,便看到了身穿一身鹅黄裙衫的女孩儿搀着一男子走了进来。

  月儿?公主?

  阮欢欢盯着她惊讶的看,脑子里仔细回想,来参加国宴,她不认得,跟着哥哥,发饰不同,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那边宇文月也看见了阮欢欢,她惊喜的笑着挣开了自家哥哥的胳膊向她跑了过来。

  阮欢欢也站了起来,笑道“原来是公主殿下啊。”

  宇文月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姐姐,哥哥交代过不能随意告诉别人身份。”

  阮欢欢点点头表示理解。

  “还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呢?”

  “叫我欢欢就好。”

  宇文月还想拉着阮欢欢说什么,另一边的宇文星喊她,“月儿不得对郡主无礼,快些回来。”

  宇文月震惊的看着阮欢欢,“姐姐你你就是郡主啊?”

  阮欢欢对她笑笑,“是啊,等会儿结束我在找你,快些去哥哥那里吧。”

  宇文月点点头,不舍的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回到了对面。

  让阮欢欢有些惊奇的是宇文星不是那种长得很壮的人,身形要瘦弱一些,而且看着很和善?

  她默默摇头,重新坐下后抬头看了对面一下,刚好发现对面的兄妹两个都微皱着眉有些沉重的看着她。

  阮欢欢偷吃被发现了?

  ------题外话------

  给看到这里的兄弟鞠躬!

  荷花有些伏笔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7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花香一世,重生之花香一世最新章节,重生之花香一世 飘柔文学
重生之花香一世全文在线阅读,第八十八章 宇文月,79小说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79xs.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未ICP备:京ICP备213124号